成功案例

林口大樓靜態除蚊 超 成功

新北市林口區一棟屋齡約 8 年的大樓近一兩年蚊況超嚴重,因一直都有委託消毒業者前往處理,但就是「壓不下來」;2017 年 12 月 11 日管委會來電詢問福爾摩斯有無辦法協助處理?洽談後,福爾摩斯介紹不噴藥的「靜態除蚊工法」,並於翌日下午前往勘驗現場,確實感受蚊子不少,但侷限於管委會提供的環境資料不是很充裕,所以當下並無法得知引發蚊子肆虐的確切原因。不過,管委會還是希望我司就依既有資訊提供報價,若能通過審核,就儘早幫忙解決蚊子問題。於是,福爾摩斯於 12 月 13 日提出報價單後,12 月 17 日管委會即決議委託福爾摩斯處理。其實,管委會是有點存疑「不噴藥要怎麼除蚊?」,只是已找過其他消毒業來處理,但都無法解決,只好試看看福爾摩斯的「靜態除蚊工法」了。

12 月 25 日福爾摩斯進行了第一波的防治工程,主要針對 B2 的污水池和所有污水管線進行無污染的靜態除蚊,完全沒有實施一般所謂的「噴藥&投藥」;據後來住戶告知,25 日當晚蚊子就變少了。

第二波防治於 12 月 29 日實施,主要針對 B1 的污水管和一樓及最高樓層之洗手間的污水管及糞管進行無污染的靜態除蚊,一樣完全沒噴藥,所以整棟大樓的住戶其實是不知道正在消毒的。當天,福爾摩斯再對 B2 所有污水池和管線進行複勘,再次進行補強。

12 月 25 日進行第一波防治時,施工現場蚊子到處飛舞,還不時停在手臂或臉部想叮咬人,確實感受蚊子不少;但 29 日進行第二波防治時,施工現場已感覺沒有蚊子到處飛舞的跡象,原本住戶提供之幾個蚊子最多的地方也都沒有看到有蚊子飛舞了。

本案經兩次防治即解決了該大樓地下室飛蚊肆虐的困擾,管委會原本擔心「不知道會不會有效果?」的疑慮都可排除了。現在日期 2018 年 5 月 17 日,時過 6 個月,狀況一樣良好喔。

舊大樓除蚊 超 成功

台北市和平東路上某舊大樓主委來電告知:「最近半年大樓地下室蚊子超多,連帶樓上住戶住家內也是每天要打蚊子。」相談一下後,電話中,福爾摩斯直接告知引發原因,並建議該如何進行有效防治。主委完全認同我們的做法,所以就敲定於 2015 年 10 月 18 日進行第一波防治。

本次防治,地下室污水池及化糞池我們是先採「諾曼第除蚊工法」進行強效整治,地下室空間則實施「淡定除蚊技術」擺設誘蚊裝置全天候除蚊,結果地下室飛蚊肆虐問題一次即獲得解決。

防治後一個多月,主委來電告知:「怎麼住戶家裡蚊子還是很多!」當然,因為污水管線內充滿蚊子,所以主委又委託福爾摩斯於 2016 年 1 月 17 日對住家內進行除蚊。住家內的防治,福爾摩斯只尋求最頂樓左右兩戶住家同意讓我們進入屋內浴室以「靜態除蚊工法」進行防治,就這樣,該大樓各樓層住戶直到 2017 年 2 月還未聽說住家內有蚊子困擾。大樓管委會因擔心蚊子問題再度重演,所以決定於 2016 年 3 月起委託福爾摩斯每月以「靜態除蚊工法」對地下室污水管線進行靜態防治。這是最佳策略 ,福爾摩斯確實沒有讓大樓管委會失望,整個大樓的蚊子問題一直沒有復發。現在日期 2018 年 5 月 15 日,時過 2 年半,狀況一樣良好喔。

豪宅大樓除蚊 超 成功

2015 年 5 月上旬,台北市敦化南路某豪宅大樓接受政府環保局輔導除蚊,為了不讓污水池內蚊子飛出,環保局人員建議總幹事將大樓地下室污水池加網密封。因本公司有幫該大樓進行定期消毒,雖然這幾個月發現飛蚊變多,但仍在找尋真正孳生源所在,所以尚未著手防治;有一天總幹事來電告知環保局的建議,福爾摩斯立即前往說明,並告知:「未防治前,加網密封是錯誤的做法」,並建議採用甫於新北市板橋區某大樓成功防治的「靜態除蚊工法」試試,總幹事欣然接受,當晚本公司即前往防治。

結果在完全沒噴藥的狀況下,一週左右,空間中飛蚊大量飛舞的景象突然不見;又過幾天,數量更少到想看到一隻蚊子還真不容易。有趣的是,整棟大樓,除管理員外,沒人看到有人在進行消毒。因為沒噴藥,所以無聲無味。

後來該大樓有一段時間能委託福爾摩斯採「靜態除蚊工法」加「淡定除蚊技術」每月進行維護,地下室原本蚊子超多的景象,那段時間始終未再現!

豪宅大樓除蚊 超 成功

2015 年 2 月初,新北市板橋某大樓社區主委來電詢問除蚊事宜,洽談後,電話中我直接給個斬釘截鐵的答案是「問題就出在污水池內」,建議直接整治。但因不久前該大樓社區有委託消毒業者噴藥,污水池內也有噴,也有投藥,怎麼狀況都沒改善?所以,當然就會對我給的答案存疑!而且我除蚊還不實施大範圍的空間噴藥,就更讓人質疑了!

主委因此邀請我出席該大樓二月份的委員會議,直接上台說明給委員們聽。會議中,我信心滿滿的表明「這是地下家蚊所引發的問題,必須怎麼做問題才能立即改善」,總之就是有辦法幫大家解決這個困擾,經委員們提問後,管委會抱著不妨一試的心態終於決定委託我出擊。

2 月 10、12、16 日三天連續採「諾曼第除蚊工法」防治三次,重砲轟擊後答案揭曉,飛蚊肆虐問題明顯改善了。觀察一個月後,3 月 8 日趁勝追擊再補強一次,這時其實地下室已沒什麼蚊子了,只是再來個趕盡殺絕而已!

防治前真的蚊子超多,就站在地下室勘驗,便感覺蚊子一直在左右飛舞;防治期間更發現一個超大孳生源,它是地下池,把池蓋掀開,蚊子居然如「千軍萬馬」般飛撲過來,打在臉上都有感覺。這是繁殖力超強的「地下家蚊」!超恐怖!事後,這池也被成功整治掉。

由於有住戶表明家裡蚊子很多,當然指的也是「地下家蚊」。所以 3 月 8 日當日管委會也安排我的團隊進入住家內幫住戶除蚊,我們採用當時甫研發成功的「靜態除蚊工法」來防治,之後家裡的蚊子就慢慢不見了,住戶也因此相信我先前所告知「蚊子是從排水孔飛入」 的答案是千真萬確。

本次除蚊工程還有一個重要特點就是: 我們並未對大樓大廳、樓梯間、地下停車場以及住戶的室內空間進行任何噴藥,這些地方全都以「擺放誘蚊裝置」的方式來誘殺蚊蟲,完全避開毒害污染。既然這樣做能快速解決飛蚊問題,大家為何仍仰賴著「最糟糕的」噴藥呢? 看來,有些做法真的一點意義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