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病人在,能噴藥嗎?

一般人看到「蟲」,想到的就是「噴藥」,因此,居家都會配備一兩罐噴霧殺蟲劑,以防小蟲子們突然闖入! 這在一般家中沒有孕婦、嬰兒、幼兒、老年人、病患、呼吸道易過敏的人、體質衰弱的人和寵物的狀況下「或許」可以使用;若有,則千萬別這樣殺蟲,畢竟毒害是看不到的!

以聚集最多病患的醫療院所來說,噴藥更是使不得的;話雖這麼說,大家也知道噴藥的毒害殘留,有學醫背景的人士更是清楚這東西的恐怖,但醫院還是一樣裡裡外外大噴特噴。最讓人難受的是其所含有機溶劑的臭味,噴藥所用的藥劑通常都含有有機溶劑,味道非常斥鼻難聞;通常,正常人聞到噴藥味都會覺得不舒服,身體不舒服者聞到更是會噁心想吐! 因此,醫療院所應減少噴藥,別總是採用最差勁的「招標」制度,用所謂「最低標」換來「無形毒害」,這只是行政體系交差了事的愚昧作為罷!

人不如昆蟲頑強

隨著氣候暖化,蟲子似乎變得越來越多;不打緊,藉由交通運輸的便捷,貨品物流的頻繁,蟲子已變得隨時可以周遊列國,只要海關檢疫單位稍不留意,有些破壞力極強、蔓延極快的害蟲就會隨著貨品進到國內,之後再隨貨品進入到一般商場、辦公室或住宅內。因此,生活中隨時出現蟲蟲,看來已是必然現象;既然如此,大家總不能一直靠噴藥、施放水煙劑來驅除牠們,用久了,昆蟲會產生抗藥性,要消滅牠們的劑量勢必會越用越重,當然殘留毒害也勢必跟著越來越強。噴藥使昆蟲越來越頑強,人類倒沒有昆蟲的能耐,人體或許還沒產生抗藥性前就已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了,到底什麼原因導致? 可能不是輕易就能化驗出來喔!

昆蟲隨時會進入院所內

以昆蟲來說,因體積小,所以不管怎麼防,牠們還是有機會被帶入醫療院所內,甚至是自行潛入的。例如:棕帶蟑螂,乾乾淨淨的室內環境一樣淪陷! 潮濕蟲,剛裝潢好的房子,三個月不到一樣發生蟲蟲危機! 牠們可能隨著紙箱被送進入院內,也可能是從員工家中帶來,去外面餐廳用餐或到咖啡店點杯咖啡坐下來喝,藏匿在桌椅附近的棕帶蟑螂就有可能躲進皮包或提袋,就這麼被輕鬆帶回院內。

不咬人的或許還能忍受,更嚴重的是那些會咬人或寵物的害蟲(如:蚊子、跳蚤、壁蝨、臭蟲、恙蟲等),其他如:紅火蟻、小黑蚊、荔枝椿象,幾年內從原本幾個區域陸續蔓延到全台幾乎各個縣市都有,未來有可能步步進逼都會區的建築物!

有病患在,怎麼消毒?

現在大家環保意識抬頭,大部分的人是謝絕噴藥的,更別說是病患、孕婦、體弱多病者眾多的場所。有時,消毒業者會告知:「除蟲菊精對哺乳動物無害,會自然排出體外」,所以噴藥用「除蟲菊」是可以放心的;這無知的話聽聽就好,可別當真。因為有這樣的認知,所以導致目前有些餐廳執行噴藥消毒時,杯子、碗盤與餐具等是沒有覆蓋或收好的,直接暴露在噴藥空間中,第二天直接使用;至於有沒有污染到? 不一定能看出來,也不一定聞的出來! 但,終究「危險」就是了。這確實會讓人懷疑是不是真的安全無虞? 常見執行登革熱噴藥作業或鄰里大消毒的人員沒有穿著安全防護裝備就上陣,也就是因為他們認為「死不了」,所以才這樣馬虎;其實,除蟲菊雖在人體內能被有效分解,並被排出體外,但毒藥就是毒藥,吸收多了絕對有害健康,甚至囤積在體內,這只有等到有一天躺在病床上才會覺醒。一般人能不接觸殺蟲劑就最好不要接觸;即使工作上無法抗拒的因素導致無預警的接觸,也該立即清洗掉。

有時想想,人們吃進肚子或吸入肺部的物質不是常常都是「經過好久之後才被發現對身體有害」,當初的把關單位與專家學者不都是認定「安全無虞」嗎? 科學家以讓動物攝入賽滅寧(第四代之合成除蟲菊精的一種)做實驗,該實驗體後代的骨骼和器官發生畸形的機率會有稍微上升的趨勢;若是懷孕的母鼠攝食到含有賽滅寧的食物,其後代可能出現凸眼、暴牙的情況;同樣,公鼠若攝食到含有賽滅寧的食物,精子的畸形率也會明顯攀升。所以,噴藥除蟲在有孕婦、嬰兒、幼兒、老年人、病患、呼吸道易過敏的人、體質衰弱的人和寵物存在的環境中是萬萬使不得的!

對付一般室內常見害蟲,福爾摩斯已研發出諸多不噴藥的技術工法,要安全,建議採用。目前「大小蟑螂、螞蟻、地下家蚊、蛾蚋、蚤蠅、果蠅、大蒼蠅、白蟻、蛀蟲、各種潮濕蟲、衣魚、衣蛾、臭蟲、跳蚤、恙蟲」等蟲害問題都可採行不噴藥的安全模式處理,且成功防治率極高,絕非噴藥所能比擬。

帶您找出害蟲除不完的原因

  • 害蟲除不掉,別氣餒,先找出根本原因
  • 原因不外乎搞不清楚蟲害問題源自哪裡
  • 拍照片傳至福爾摩斯研議,答案即浮現
  • 答案揭曉後,與診療團隊研議防治策略​
  • 跟著策略出擊,您將迅速解決蟲害問題

告知之前怎防治

再告知問題出在哪

再研議該怎麼處理?

別以為害蟲很容易除

採行噴藥除蟲時,在外趴趴走的害蟲來不及躲避,會慘遭毒殺! 但噴完藥後,躲在隱密處的害蟲是不會出來送死,這將讓噴藥者以為已大幅改善或消滅,甚至認為已完全根除。蟲子很小,嚴重時數量會很多,因為會孳生在隱密處,要根除就需要投入大量時間,因此防治時必須有耐心。

除蟲時,先掌握問題根源是非常重要的手段,這樣才不會導致盲目噴藥。很多人會問:「水煙殺蟲劑可以消滅室內的害蟲嗎?」當然可以,只是「殺不完」,說明白點就是:「殺到的都只是在外遊蕩的那些散戶,真正大戶還是在隱密處安然無恙。」結果,小蟲子沒死,人和寵物先遭殃!

蚊子超多的急診室

目前很多大醫院急診室內蚊子超多,大家都誤以為那是醫院自動門開開關關導致戶外蚊子趁勢飛入;其實,院內的蚊子絕大部分是源自污水管線,這必須從建築物最底層的污水池以及各樓層的暗管著手整治,誤判方向的話,蚊子肆虐問題將永遠改善不了。急診室的病床上是躺著罹患各種病症的病患,院方人員不知有否注意到大清早停靠在急診室內牆面的蚊子多半是吸飽血的一群! 病人這麼多的環境下,這難道不會有傳染疾病的危機嗎?

需要協助嗎?

可指名總監許澔榮親征

束手無策時,可找福爾摩斯

害蟲由於體型小,數量不多時,通常不易被察覺,因此牠們可輕易被夾帶入室內;例如:某商家的倉庫有小蟑螂,從該倉庫出貨的東西,小蟑螂就有可能隨紙箱等被帶入。

由於很多昆蟲具備孤雌生殖能力,所以只需一隻母的就能大量繁殖後代;若物品包裝內帶有一隻,進入室內後,物品放置位置又剛好是在適合這種昆蟲生長的環境中,則不用多久,其數量就會激增,並陸續出沒。

萬一怎麼除都除不完,可委託福爾摩斯代勞。依目前諸多成功防治案例來看,噴藥似乎解決不了很多蟲害問題,除非噴得整個房子都是殺蟲劑,藉由殺蟲劑的殘效來毒殺出沒的害蟲,但卻等同在室內埋下長期的毒害源,對人體或寵物的影響絕對不容小覷;福爾摩斯研發之不噴藥的另類工法則無污染疑慮,加上是直搗其巢的原理,在完全不影響人們作息的情況下,通常會得到較為理想的防治成效,目前備受客戶青睞。

您可指名總監親征征討害蟲有如打仗,要有謀略;也許您想一次就打贏這場戰役,這時,您可指名不噴藥除螞蟻未曾失手過的「靜態除蟲工法發明人福爾摩斯病蟲害防治總監許澔榮親征,但須候位。(請按直接預約專程防治鍵)

台北市預約請按下方直接預約專程防治,直接 Line 敲定前往的防治時間即可台北市以外遇緊急狀況,亦可按下方直接預約專程防治,直接 Line 敲定前往的防治時間及專程交通&出勤時間費即可

台北市各行政區免收出勤時間費,但若搭 Uber 前往,則酌收專程交通(= Uber 往返費);北市行政區一律酌收出勤時間費 1,000 元和專程交通(= Uber 往返費);基隆市行政區一律酌收出勤時間費 2,000 元和專程交通(= Uber 往返費)。

孕婦在,別噴藥

貓咪在,別噴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