蛀蟲從哪來?

現在的木作裝潢出現一大問題,要甲醛? 還是要被蟲蛀? 只能擇一,而目前一般會選用標榜「低甲醛」的木料,結果裝潢完工後沒多久,很多微小昆蟲(例如:嚙蟲、跳蟲、姬薪蟲等)接踵出現,再來蛀蟲、白蟻問題也都有可能出現。因為蛀蟲可能在裝潢幾年後或購買傢俱數年後才會出現,所以問題出現時,蟲從哪裡來? 可能已不可考。

給個答案:蛀蟲通常會隨裝潢時的木料被帶入室內,因為蟲卵藏匿在木材中,所以被帶入屋內後,待其孵化為幼蟲後,問題還未必會出現,這會在幼蟲慢慢發育為成蟲後,鑽出木材表面,突然間地上出現一坨粉才會讓人驚覺蛀蟲的存在。不過,第一隻蛀蟲到底從何而來? 這可不能一口咬定是裝潢木料帶入的,除非一裝潢完,未入住前就發現木材有落粉;因為,也有可能會從上班處帶回來,例如上班處有蛀蟲;也有可能是由購物商品的包裝紙箱帶入,例如供貨廠商的倉庫有蛀蟲。

木材的蛀蟲種類很多種

一般常見的蛀蟲(如圖 1 所示)種類很多,而且名稱多到讓人眼花撩亂,例如「蠹蟲、木蠹蟲、粉蠹蟲、粉蛀蟲、竊蠹蟲、長蠹蟲、皮蠹蟲、小蠹蟲、長小蠹蟲」等都是常看到的名稱。若只想從網路上的資訊瞭解房子裡頭到底是被哪一種蛀蟲侵襲? 說實在,有點困難;除非剛好查到完全一模一樣的種類,否則越查會越複雜,查到最後可能沒有一款是一模一樣的。

基本上,先從粉蠹蟲科、長蠹蟲科和竊蠹蟲科等三科著手探究即可,瞭解後再細分下去比較不會搞得一頭霧水;通常,對日常生活所用的木材、竹材危害程度最嚴重的也是這三科。

(圖 1)

當室內發現一坨粉末

粉蠹(唸成:度)蟲又稱「粉蛀蟲」,以木作裝潢來說,牠們寄生於做為支撐的原木角材(= 角料)或用以美化天花板邊緣的木質線板內,因此被夾帶進入室內是難以避免的。木材內部被發育中之 5 mm 不到的粉蠹幼蟲(長得像蛆的縮小版)啃食後,初期會留下表看不出來的隧道,這些被蟲鑿出來的隧道狹窄、蜿蜒,隧道內會因此留下極細的粉末;嚴重時,木材表層裡面會被蛀空,表層則處處充滿小洞,蛀空處原本硬質木材會變成滿滿類似麵粉的細緻粉末(如圖 2 所示);更嚴重時,木材表層直接被蛀光,整個木材裡面的粉末會散落於下方。

(圖 2)

(圖 3)

粉蠹成蟲會從隧道咬出圓形洞口(如圖 3 所示,木板的表面)慢慢爬出,出來的同時,一些粉末就會跟著掉落洞口的正下方。請注意! 這是發現蛀蟲危害位置很重要的線索,室內發現一坨或數坨粉末時,從粉末位置往正上方找尋,應該就可以發現類似針孔大小的小洞,小洞內部是已被蛀空的狀態;一坨粉就至少會有一個洞,五坨粉就至少會有五個洞,務必注意找尋,因為有時可找到數百個小孔洞,可以千瘡百孔來形容。這很嚴重! 因為小孔洞裏面到處是隧道,蛀蟲問題會沿隧道持續蔓延開來。

早期的木作裝潢

早期的木作裝潢,每當裝潢完畢,一般人進到屋內通常會被一股重重的刺鼻味刺激到眼淚直流,這是因為甲醛氣體作祟。以前或許大家不知道甲醛是致癌物,所以會認為這是剛裝潢好的味道,通風一陣子就好,殊不知該味道後來其實是很微量的持續散發著,住在房子裡頭的人其實只是味覺麻痺而已,但卻一直吸收著致癌物而不自知。

在台灣,目前符合甲醛含量等級標準的環保建材,最低甲醛含量為 F1 級(甲醛含量在 0.3 ppm 以下者),要價不斐;一般會選用還算安全的 F2 級(甲醛含量在 0.5 ppm 以下者),價格稍微便宜些,但仍需搭配室內通風來散發;F3 級(甲醛含量在 1.5 ppm 以下者)價格便宜,但甲醛含量偏高,味道則更明顯。對一般人來說,室內甲醛含量高於 0.5 ppm 時,眼睛會有刺激感。

即便一隻,也別視若無睹

蛀蟲會以幼蟲之姿越冬,翌年春天化蛹,入夏前會羽化為成蟲。常見的蛀蟲成蟲體長一般約為 2.55 mm,有時可在被牠們鑽透之木材表面的小圓洞口看到牠們在洞內活動著。成蟲有時會飛出(尤其夜間),有時直接爬出掉落地面再爬行,那是準備交配產卵,對人們來說是代誌大條了。成蟲可將卵產於某些木材外部之隙縫或洞穴內,卵期約兩星期,孵化後會鑽入木材內大搞破壞;成蟲也可直接在木材內產卵,卵孵化為幼蟲後則直接在木材內執行危害任務。幼蟲發育為成蟲需好一段時日,有時數年後才發育完成,變為成蟲後則繼續繁衍下一代。

光喊低甲醛夠嗎?

裝潢時,若採用未經過妥善除蟲處理的木材(原木期就有蛀蟲卵產在內部),藏在木材內的蛀蟲卵或許就跟著被帶入建物中,裝潢好後通常會有一段平靜的日子,初期會沒有任何蟲害動靜出現,所以住起來會感覺挺舒適的;但幾個月後,最常浮現的就是潮濕蟲問題,若蟲量越來越多,這表示濕度過高,同時也表示木材甲醛含量確實不高,是比較不會毒害人類,但同樣也比較不會毒死討厭的害蟲。

甲醛含量低將導致一樣一樣害蟲陸續出現,例如:嚙蟲、跳蟲、姬薪蟲等微小害蟲,再來就有可能出現蛀蟲或白蟻,只是蛀蟲、白蟻發生時間會比較晚一些,有些甚至好幾年。為了健康當然應該選用「低甲醛」木料或傢俱,但如何避免蟲害入侵木材內? 當然,絕對不是補上甲醛或噴上厚厚的殺蟲劑;因為蛀蟲卵是潛藏在木材內,不鑽出木材表面或沒有蠹粉散落地面,一般是不會知道牠早已存在裏頭,這必須在裝潢時進行良好的防範措施。除此之外,屋主必須在室內一發現有蛀蟲出沒的跡象時,趕緊進行防治,至少能讓蛀蟲的破壞力降至最低;視而不見時,必然發生的現象就是一直蔓延開來,一旦蔓延,到處產卵,那才是夢靨的開始!

水煙除蛀蟲等於是放煙火

木作裝潢或傢俱內孳生蛀蟲時,有些人會考慮自行購買水煙劑來施放,結果只會在施放過後的短時間內感覺有效,沒多久,蛀蟲或蠹粉又再度冒出,這會讓屋主備感苦惱。再施放一次嗎? 這會是一種永無止境的處理模式,一碰到害蟲就施放水煙,這樣做,其實很多時候並沒有消滅牠們,而只是讓牠們轉移陣地而已。蛀蟲是躲在木材深處,水煙藥劑無法進入木材內部,所以頂多只能消滅掉在外遊蕩的害蟲散戶;要注意的是,漫無目的的施放水煙劑,只是讓室內佈滿無形的毒害而已!

預防比治療輕鬆多了

對木作裝潢來說,蛀蟲何時入侵不得而知,所以最好能先做預防;尤其已發現有小洞出現,小洞正下方有細微木材原色的粉末(摸摸看即知),那就要趕緊防治了。一般很難知道牠們已危害到何種程度? 所以從發現的小洞為起點,直接大面積防範是必要的。通常會建議:一旦發現蛀蟲洞,就需經常檢視所有木作裝潢與傢俱的表面,木櫃靠牆的背面也需仔細檢視一番(如圖 4 所示),若發現有蟲洞,就須緊急處理,以避免危害面積擴大。

常見的蛀蟲與白蟻的出沒條件不同,白蟻經常在環境潮濕時入侵;一般蛀蟲則顛倒,太潮濕牠們無法啃食木材,乾燥一點反而有助於牠們大量孳生。蛀蟲耐旱與耐飢能力極強,光吸收環境中的水分即能存活,況且沒食物時,可採休眠或半休眠狀態潛伏到有食物可啃食再開始恢復活動。當然,也有例外如某些竊蠹蟲,牠們無法啃食太乾燥的木材,反而喜歡非常潮濕且開始腐爛的木材。

(圖 4)

不妥善處理會變怎樣?​

蛀蟲種類繁多,有長蠹蟲、粉蠹蟲、竊蠹蟲、小蠹蟲和皮蠹蟲等。一般主要危害是木材或木製品,而皮蠹蟲主要危害為皮革製品。因其幼蟲會在木材、木製品或皮革製品內持續進行破壞,很隱密,所以不是很容易就能根除。夜深人靜,有時會聽到啃食聲,那有可能就是蛀蟲在作祟。

被蛀蟲入侵的物品,有時被發現時已被破壞得相當嚴重,啃得滿坑滿谷,這對農林、木材、傢俱、裝潢、木雕、藝品、毛皮、服飾等行業都會造成嚴重損失。總之,有發現蠹粉或小洞洞就須著手防治! 不妥善處理的話,等於是放任蛀蟲的幼蟲繼續在裝潢內部、傢俱內部或物品內部大肆挖鑿隧道,當成蟲離開巢穴到處產卵繁殖後代時,四處蔓延會導致問題越來越嚴重,蟲也會越來越難除。

總之,只要發現某處有蛀蟲活體出現,或地上看到一坨細粉,則務必設法找出蛀蟲洞的位置,或至少找出蛀蟲從何而來? 一定要設法找出,否則就會被牠們靜悄悄的擴大規模,到時會很難處理。

北市、新北市近台北市的數個行政區居家、大樓、辦公室或營業場所若有蛀蟲問題需要確認引發原因,可預約福爾摩斯 技術專員專程前往勘驗,時間限每周一 9:00~11:00勘驗時間 45 分鐘內免收勘驗費(客戶若指定其他時間前往勘驗,需支付勘驗費 2,000 元,勘驗時間一樣 45 分鐘)。預約勘驗請按
 

不想大動干戈,就找福爾摩斯

除蛀蟲時,可利用蛀蟲覓食的習性,放置一些吃起來挺美味的毒餌來誘引蛀蟲取食,吃到餌劑的蛀蟲會中毒死亡,之後蛀蝕狀況就會和緩許多。這聽起來簡單,但做起來卻是難道極高;因為蛀蟲孳生在木材內,以一間有木作裝潢之 40 坪的住家來說,若蛀蟲狀況極其嚴重時,它有可能是整個室內有木作裝潢的位置全部淪陷! 也就是整個室內有木作裝潢的位置都有蛀蟲在裡面的意思。通常,會考慮噴藥或注射藥劑;但房子裡面還要住人,若有考量「是否危及健康?」的問題,則噴藥或注射藥劑絕非理想選項。

無污染與極度污染,選哪個?

提倡「消毒儘量不要噴藥」的福爾摩斯已研發出不用噴藥及注射藥劑的「蛀蟲靜態防除工法」,完全沒有污染的疑慮。這與一般業者採行的方法不同,工法問世後,已幫不少客戶解決蛀蟲危機,且 99% 是在完全沒有噴藥的狀況下將蛀蟲問題圓滿落幕。

本工法是以靜態的「誘引」方式幫客戶解決蛀蟲問題,被實際防治過(輕微時也許一次搞定,嚴重時也許數次才行)的區域,基本上都未再聽說有蛀蟲出沒。

確實,除蛀蟲可以不用噴藥,改用靜態防除的模式,消滅蛀蟲會變得非常輕鬆,且幾乎完全無污染。這不可思議的工法對有孕婦、老年人、小朋友、病患或寵物的家庭來說,應該是一大福音;不然,以常見蛀蟲破壞室內裝潢或結構體的規模來說,不大面積噴個幾次重藥,應該會壓制不下來,過程中,當然也造成了極度污染。問題是,大規模噴藥,但未擊中所有蛀蟲,事情是不會落幕的;況且,蛀蟲主要是孳生在木材內,噴藥根本打不到躲在深處的蟲體。了解影響層面後,完全無污染與極度污染,您會希望採用哪一種?

噴藥並非唯一選項;不想用噴藥解決或不能用噴藥解決(例如室內有孕婦、嬰兒或有人臥病在床時)蛀蟲問題時,可選擇找福爾摩斯幫您做「靜態」處理。依目前諸多成功防治案例來看,噴藥似乎解決不了很多蟲害問題,除非噴得整個房子都是殺蟲劑,藉由殺蟲劑的殘效來毒殺出沒的害蟲,但卻等同在室內埋下長期的毒害源,對人體或寵物的影響絕對不容小覷;福爾摩斯研發之不噴藥的另類工法則無污染疑慮,在完全不影響人們作息的情況下,通常會得到較為理想的防治成效,目前備受客戶青睞。

趕緊預約,別猶豫太多

除蟲必須爭取時間,所以欲委託福爾摩斯除蟲時,若有仔細瀏覽過官網文章,那就不用猶豫太多,趕緊預約就對了。有些人會問:「你們會怎麼處理?」,這時我們只能給個答案就是:「不噴藥,無污染,其他必須依實際狀況出招。」因為除蟲跟「打仗」一樣,上戰場所面臨的狀況一定跟戰情室內沙盤推演的狀況不同,不能只拿沙盤推演所擬出的戰略來對付敵人;而使用什麼藥劑? 也未必一定就是原本可用的藥劑,因為昆蟲「是否有抗藥性?」在第一次防治後才會知道,萬一「有抗藥性」,先前準備使用的藥劑一定要做更換,不是將同一款藥加重劑量,或隨便找另一款藥劑來替用即可,那是會變成「無藥可救」的窘境!

請記住一個重要觀念:藥劑必須能靈活運用,不是用多就有效;能靈活使用的話,少少劑量其實就可以立大功的。若一般認為 100% 的劑量強度才能消滅害蟲,福爾摩斯大概用 1% 不到的劑量強度就能傳捷報,差異就在「方法」,畢竟我們所看到蟲害除不掉的原因都是「方法不對」所引起,在福爾摩斯接手後,「改個方法」問題很快就解決了。

防治療程

委託福爾摩斯除蛀蟲,整個療程如下: 1. 線上預約,敲定第一波防治」的時間即可,防治前客戶不用打包物品  2. 防治專員直接前往進行無污染防治,防治時客戶不用走避  3. 第一波防治完,靜待兩星期,客戶可線上預約「第二波防治」,這是針對還有較多蟲出沒的位置進行重點防治的必要措施  4. 客戶自行觀察蟲出沒量的消長,用 Line 與福爾摩斯研議「是否適合購藥自行維護?」若客戶適合購藥自行維護,福爾摩斯會開立處方箋請客戶至福爾摩斯藥局購藥維護,收到藥後,福爾摩斯會用 Line 線上指導維護細節  5. 接下來一個月的耐心維護後,原本有蛀蟲出沒的位置,蟲量應可被消滅到剩下不多  6. 之前成蟲產下的卵會繼續孵化,因此又會看到新一波(或數波)體型較小之蛀蟲的出沒  7. 繼續耐心維護,直到該區蛀蟲成蟲和幼蟲被消滅殆盡後,該區根除就指日可待。 8. 繼續防治另外的區域,直到全區蛀蟲成蟲和幼蟲被消滅殆盡後,全區根除就指日可待。【所有客戶都是經歷以上療程得到成功防治,預約請先仔細瀏覽,並同意配合】

三種到府服務模式可預約

委託福爾摩斯防治害蟲有三種實施方式,其計價依據標準各不相同,預約前請先瞭解: 1. 各縣市不定期巡迴到府防治  2. 非緊急專程到府防治  3. 緊急到府防治

計價例

僅有一區需防治時:

除蛀蟲時,以 4 m(或 ≦ 4 m)的受害區塊為「區」來計價,第一次防治時,每區收費台幣 4,000 元/次超過 4 m 時每超過 1 m,加收台幣 1,000 元/次。預約非緊急專程防治請按預約巡迴防治請按
僅一區 3 m 有蛀蟲破壞跡象,狀況尚屬輕微(已出現數個小孔洞),但需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蛀蟲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後續僅需購藥自行維護即可;以上僅防治一次,總計台幣 4,000 元。
 
僅一區 3 m 有蛀蟲破壞跡象,狀況嚴重(已出現數十個小孔洞)需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防治過的地方還是有看到少量蛀蟲或粉末堆出現,因此需進行第二次防治,第二次收費仍為台幣 4,000 元/次;第二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蛀蟲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後續僅需購藥自行維護即可;以上共防治兩次總計台幣 8,000 元。
 
經過兩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該區還是有出現極少量蛀蟲或粉末,因此需針對仍有蟲出沒處進行「後續圍剿」,第三次以後的收費為每區台幣 2,000 元/次,總費用為各區加總即是。

有兩區需防治時:

除蛀蟲時,以 4 m(或 ≦ 4 m)的受害區塊為「區」來計價,第一次防治時,每區收費台幣 4,000 元/次超過 4 m 時每超過 1 m,加收台幣 1,000 元/次。預約非緊急專程防治請按預約巡迴防治請按
有一區 3 m 和另一區 4 m 有蛀蟲破壞跡象,狀況尚屬輕微(已出現數個小孔洞),但需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x 2 = 8,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蛀蟲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後續僅需購藥自行維護即可;以上僅防治一次,總計台幣 8,000 元。
 
有一區 3 m 和另一區 4 m 有蛀蟲破壞跡象,狀況嚴重(已出現數十個小孔洞)需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x 2 = 8,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其中一區防治過的地方還是有看到少量蛀蟲或粉末堆出現,因此需進行第二次防治,第二次收費為台幣 4,000 x 1 = 4,000 元/次;第二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蛀蟲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後續僅需購藥自行維護即可;以上共防治兩次總計台幣 12,000 元。
 
經過兩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其中一區還是有出現極少量蛀蟲或粉末,因此需針對仍有蟲出沒處進行「後續圍剿」,第三次以後的收費為每區台幣 2,000 元/次,總費用為各區加總即是。

有三區需防治時:

除蛀蟲時,以 4 m(或 ≦ 4 m)的受害區塊為「區」來計價,第一次防治時,每區收費台幣 4,000 元/次超過 4 m 時每超過 1 m,加收台幣 1,000 元/次。預約非緊急專程防治請按預約巡迴防治請按
有三區發現有蛀蟲破壞跡象,受害範圍各為 2 m、4 m、5 m,狀況尚屬輕微(已出現數個小孔洞),但需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 4,000 + 5,000 = 13,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蛀蟲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後續僅需購藥自行維護即可;以上僅防治一次,總計台幣 13,000 元。
 
有三區發現有蛀蟲破壞跡象,受害範圍各為 2 m、4 m、5 m,狀況嚴重(已出現數十個小孔洞)需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 4,000 + 5,000 = 13,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其中 2 m 與 5 m 兩區防治過的地方還是有看到少量蛀蟲或粉末堆出現,因此需進行第二次防治,第二次收費為台幣 4,000 + 5,000 = 9,000 元/次;第二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蛀蟲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後續僅需購藥自行維護即可;以上共防治兩次總計台幣 21,000 元。
 
經過兩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其中兩區還是有出現極少量蛀蟲或粉末,因此需針對仍有蟲出沒處進行「後續圍剿」,第三次以後的收費為每區台幣 2,000 元/次,總費用為各區加總即是。

有十區需防治時:

除蛀蟲時,以 4 m(或 ≦ 4 m)的受害區塊為「區」來計價,第一次防治時,每區收費台幣 4,000 元/次超過 4 m 時每超過 1 m,加收台幣 1,000 元/次。預約非緊急專程防治請按預約巡迴防治請按
有十區發現有蛀蟲破壞跡象,受害範圍各為 1 m、1 m、2 m、2 m、3 m、3 m、4 m、4 m、5 m、5 m,狀況尚屬輕微(已出現數個小孔洞),但需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x 8 + 5,000 x 2 = 42,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蛀蟲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後續僅需購藥自行維護即可;以上僅防治一次,總計台幣 42,000 元。
 
有十區發現有蛀蟲破壞跡象,受害範圍各為 1 m、1 m、2 m、2 m、3 m、3 m、4 m、4 m、5 m、5 m,狀況嚴重(已出現數十個小孔洞)需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x 8 + 5,000 x 2 = 42,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其中 2 m 與 5 m 兩區防治過的地方還是有看到少量蛀蟲或粉末堆出現,因此需進行第二次防治,第二次收費為台幣 4,000 + 5,000 = 9,000 元/次;第二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蛀蟲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後續僅需購藥自行維護即可;以上共防治兩次總計台幣 51,000 元。
 
經過兩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其中兩區還是有出現極少量蛀蟲或粉末,因此需針對仍有蟲出沒處進行「後續圍剿」,第三次以後的收費為每區台幣 2,000 元/次,總費用為各區加總即是。

之後可買藥自行維護

委託現場防治後,若狀況適合自行維護,我們會推薦您到以下購物平台內的「福爾摩斯病蟲害防治專業藥局」購買適合的處方箋來進行後續維護,搭配諾曼第專業診療團隊一對一線上指導,讓疫情更快落幕;若狀況不適合自行處理,我們將不推薦您購買藥劑。(欲接受線上指導者,請務必配合診療人員指示傳來必要訊息,例如:現場環境照片、蟲種、目前蟲量照片、蟲出入洞口處等,不能按指示操作者請勿購買,因為會無法順利進行線上指導)

購藥自行防治須知

有些蟲害問題可由客戶購藥自行進行第一波防治(亦即基礎防治),若因此解決或大幅改善,諾曼第專業診療團隊會推薦客戶購買第二波及後續防治專用藥劑(亦即後續維護),以利完全療癒。

有些蟲害問題(例如:蛾蚋、蚊子、潮濕蟲、癭蚋、白蟻、蛀蟲等)不是客戶自行購藥處理即可,有時反而會讓疫情更加嚴重,所以需先委託福爾摩斯進行專業整治,待解決或大幅改善後,客戶再自行進行後續維護。這種狀況下,本藥局不會出售藥劑給未委託福爾摩斯防治者,敬請見諒。

除蟲新觀念

有些人用 Line 詢問時會直白的問:「有保固嗎?」或「處理完,沒有根除怎麼辦?」委婉一點的則會問:「如果處理完畢還是有蟲,貴公司會怎麼處理?」以上答案都只有兩個,一個是「除蟲跟醫生治病一樣,不宜談保固」,另一個則是環保署規定的「不可跟客戶宣稱或保證可以根除」。能理解的,就會立即預約成為福爾摩斯的客戶;不能理解的,就會多詢問幾間,直到「有保固 & 能根除」的答案出現才罷休。除蟲不是購買電器,期限內故障可以免費送廠維修,或廠商乾脆換一台新的給顧客;除蟲對的是「頑強的昆蟲」,不是想消滅就能立即消滅,如果那麼好消滅,哪需要找消毒業者,不就客戶自己輕鬆處理就可以搞定了嗎? 害蟲躲在隱密處,除非破壞牆面或裝潢,不然怎麼可能防治一次就能完全滅絕? 加上環境是客戶的,消毒業者並不是 24 小時盯著孳生源圍剿,所以不可能幫客戶做到一次就完全根除的地步;除非,像有些客戶,真的誠意請福爾摩斯協助處理,全部處理完再報價即可,該多少費用都會照付,那就有可能在很短時間內達到幾近根除的地步(兩三天就過去防治一次)。 有時,必須考量現實面,客戶不是人人都能花大錢或捨得花大錢來除蟲,所以福爾摩斯盡量讓客戶能在可負擔或可接受的範圍下趕緊預約防治,畢竟有蟲害問題不趕緊解決,一直拖延下去絕對會越變越難處理。因此,至少幫客戶找出孳生源,甚至一次做到大幅改善,讓客戶後續可選擇「繼續委託防治」或「自行購藥維護」來達到幾近根除的目標,兩者費用差很大,但達到幾近根除的時間當然也會差很大。例如:客戶自行購藥維護時,實際施藥次數為 10 次,購藥費用假設僅 1 千元;換成委託福爾摩斯前往防治 10 次,每次 4 千元,總計 4 萬元;兩者費用差距 40 倍時,一般客戶當然選擇「自行購藥維護」,但這必須先有心理準備,就是「自行維護的過程絕對會花您很多時間」,這 100% 無庸置疑。
 
害蟲不見得經由一次防治就能被根除,有些因孳生源規模龐大,或孳生在非常隱密的地方,一次防治雖可大幅消滅,但以昆蟲的繁殖速度與數量,可能不用多久又再度復發,所以防治完畢後,必要的維護是一定要持續做到害蟲被完全消滅才能罷休。至於怎麼知道害蟲有沒有被完全消滅? 這需要時間的觀察與專業的技術,因此「定期維護」是必要手段;當然,所謂「定期維護」並不一定就是一般認知「定期噴藥」,它可以是現場檢驗,在發現還有害蟲存在時,再行適當處置即可;這時的問題不會太嚴重,所以完全用不著噴藥即可排除! 福爾摩斯專業團隊可定期幫客戶進行最優的維護,我們是有十足能力幫客戶打造無蟲害之優質環境的機構。除蟲如作戰,對付每種害蟲,以及針對現場每種狀況,我們都有不同的戰略思維,「如何靈活出招」是致勝關鍵,請瀏覽總監許澔榮の戰略除蟲
 
現在大家環保意識抬頭,大部分的人是謝絕噴藥的。有時,消毒業者會告知:「除蟲菊精對哺乳動物無害,會自然排出體外」,所以噴藥用「除蟲菊」是可以放心的;這無知的話聽聽就好,可別當真。因為有這樣的認知,所以導致目前有些餐廳執行噴藥消毒時,杯子、碗盤與餐具等是沒有覆蓋或收好的,直接暴露在噴藥空間中,第二天直接使用;至於有沒有污染到? 不一定能看出來,也不一定聞的出來! 但,終究「危險」就是了。這確實會讓人懷疑是不是真的安全無虞? 常見執行登革熱噴藥作業或鄰里大消毒的人員沒有穿著安全防護裝備就上陣,也就是因為他們認為「死不了」,所以才這樣馬虎;其實,除蟲菊雖在人體內能被有效分解,並被排出體外,但毒藥就是毒藥,吸收多了絕對有害健康,甚至囤積在體內,這只有等到有一天躺在病床上才會覺醒。一般人能不接觸殺蟲劑就最好不要接觸;即使工作上需要接觸,切記避免吸入過量。有時想想,人們吃進肚子或吸入肺部的物質不是常常都是「經過好久之後才被發現對身體有害」,當初的把關單位與專家學者不都是認定「安全無虞」嗎? 科學家以讓動物攝入賽滅寧(第四代之合成除蟲菊精的一種)做實驗,該實驗體後代的骨骼和器官發生畸形的機率會有稍微上升的趨勢;若是懷孕的母鼠攝食到含有賽滅寧的食物,其後代可能出現凸眼、暴牙的情況;同樣,公鼠若攝食到含有賽滅寧的食物,精子的畸形率也會明顯攀升。所以,噴藥除蟲在有孕婦、呼吸道易過敏者或體質衰弱者存在的環境中是萬萬使不得的! 特別提出「孕婦要注意」就是擔心影響胎兒健康與正常發育,那是會導致一輩子的痛苦,千萬要留意!

除蟲不見得要噴藥,這是重要觀念;為何一般都用噴藥? 因為只熟悉這一招,所以遇到害蟲時,腦海裡想到的「武器」就是「噴藥」,不然怎麼辦? 目前福爾摩斯專業團隊已對「大蟑螂、小蟑螂、螞蟻、地下家蚊、蛾蚋、蚤蠅、果蠅、大蒼蠅、白蟻、蛀蟲、各種潮濕蟲、煙甲蟲、杏仁蛾、衣魚、衣蛾、臭蟲、跳蚤、恙蟲」等蟲害問題研發出不噴藥的安全處理技術,且成功防治率極高,絕非噴藥所能比擬。諸多客戶是在「噴藥、噴藥、還是噴藥」後,終究得不到理想效果時,轉而委託福爾摩斯協助處理,結果反而是在不噴藥的安全處理模式下解除了害蟲危機;有些客戶用 Line 詢問後,不敢採信不噴藥能達到什麼效果? 結果是在浪費一兩年的時間後(也就是多噴了一兩年無意義的藥後),才轉而委託福爾摩斯協助處理,結果 14 天不到就化解危機。要注意的是,連續噴一兩年藥的過程中,通常害蟲的抗藥性會變得越來越強,因此噴藥時的劑量會越加越重,到最後一定是亂加一通,反正一切以「看到效果」為目的;結果,非但沒達到目的,更演變成一場「永遠打不贏的戰爭」。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