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話短說,趕緊防治較實在

室內一旦發現癭蚋出沒,即使只是兩三隻,若放任不管,不用幾星期,原本還算好處理的問題就會變得非常棘手! 尤其有木作裝潢、木地板、高架地板或潮濕滲水處,問題都有可能迅速惡化! 總之,室內一旦發現癭蚋在窗邊或電燈下飛舞,找專業幫您處理會比較容易讓問題圓滿落幕。

以下探討癭蚋出沒的原因,已沒時間探究原因的話,請按「SOS」趕緊預約防治。

癭蚋從哪來?

常見一種極小的飛蟲(12 mm)在窗戶邊或燈光旁飛舞,常被誤認為是蚤蠅,嚴重時,數量多到讓人打不完,牠們是比蚤蠅小很多的飛蟲「癭蚋」(如圖 1 所示,唸成: 影瑞)。

對室內來說,這是潮濕蟲的一種,經常孳生於室內木質地板的下方,木質高架地板下方更是常見,癭蚋數量之多,常讓人不知如何是好? 當然,磁磚、石板、任何木板貼地或貼壁處若趨潮濕,會孳生癭蚋的機率也不小。這種飛蟲到底從哪來? 繼續看下去就會明瞭。

(圖 1)

裝潢後的痛

以新裝潢屋來說,木作處若遇潮濕就容易發霉,一旦發霉,各種奇奇怪怪的小蟲就有可能接踵登場,因為剛裝潢不久,所以很多屋主就把問題矛頭指向統包裝潢工程的設計師,這問題經常讓裝潢設計師一個頭兩個大。近年來,木材採行低甲醛為標準,因此裝潢完沒多久,小蟲子(例如: 嚙蟲、跳蟲、姬薪蟲等)一隻一隻冒出來是經常發生的事,身為裝潢設計師,這問題一定要注意,且相關常識與知識都要有! 若沒做好防範,裝潢再怎麼典雅高尚,幾個月後,一旦蟲蟲接踵登場,屋主鐵定跳腳! 這不是那麼好解決的事,因為現在很多屋主是拒絕噴藥的,所以不是想找消毒業者來噴藥屋主都會答應,況且也不是噴完藥就能完全解決。

裝潢多年後,癭蚋照常報到

其實,並不是新裝潢才會發生癭蚋問題,有些裝潢了七、八年,甚至一、二十年的木作地板或牆面也照常會發生癭蚋孳生問題;其原因不外乎「潮濕」,幾乎都是潮濕惹的禍,也就是說:潮濕就容易發霉,發霉就容易引來各種小蟲子聚集,癭蚋當然不會缺席,只是與其他潮濕蟲相比,被牠們捷足先登的機率會低一些。通常,牆面龜裂導致外牆滲水,若沒有及時修復,待一段時日才進行修繕時,室內牆面大致已充滿著濕氣,尤其被木作包覆著的牆面,以及木作的高架地板下,通常都會長出滿滿的蕈絲(用顯微鏡看即一目了然),這些終將變成潮濕蟲的主食,蟲蟲一旦入侵該區,事情就會變得難以收拾;當然,看誰先過來佔有一席之地? 這一樣有地盤問題!

室內有淹過水就要注意!

室內會發生癭蚋問題,幾乎都是木質地板,而且很多是由於「之前某處淹水」所導致,依照客戶的描述,確實有癭蚋出現過的位置,地板材質幾乎都是木質,且之前大都淹過水;所以,室內有木質且之前有淹過水的位置,就必須注意癭蚋問題的發生。

裝潢長蟲是誰的責任?

以新裝潢屋來說,有些蟲確實是木料帶進來的,有些則是入住前購買傢俱時帶進來的;建好的新成屋通常建商會附送廚房料理台以及浴室天花板等,這些也有可能在屋主找人裝潢前就已帶入,所以很難界定真正的原因何在? 若一味的把責任怪罪到設計師頭上,其實是不公平的。本單元的主角「癭蚋」就不見得是這樣來的喔! 牠們有可能是來自您想不到無法防範的東西上;若非如此,上述裝潢了七、八年,甚至一、二十年的木作地板或牆面怎麼可能會突然長出那麼多小飛蟲? 聽了有沒有嚇一跳!

聽聽專家學者怎麼說?

癭蚋科造癭昆蟲是由腐食性直接演化成具造癭能力的一群昆蟲,約在白堊紀從食菌類轉移至被子植物上因而生蟲癭。(梁立明、楊淑燕、楊正澤、陳明義,1999)

癭是由外來生物的刺激,引起植物某部位的細胞發生不正常增生或增大的現象。(楊淑燕、楊正澤、陳明義,2000)

什麼是「癭」?

癭蚋的「」字可解釋成:植物組織受到昆蟲或其他生物、物理刺激而產生不正常增生或增大的現象,可視為是一種「病態」發展;該刺激可能是昆蟲所釋放出來的化學物質,或是單純的物理刺激。這現象若發生在人體,就類似由外來因素刺激所引起之組織細胞長期不正常增生發展出來的「腫瘤」;發生在植物體時,可引起植物產生不正常增生或增大的現象則稱為「」。

動物體產生「腫瘤」一定有其原因,雖然有些還找不出所以然;同樣,植物體產生「癭(植物的腫瘤)」也一定有其原因,已知它可由某些小型昆蟲或蜱蟲、蟎、真菌、細菌等來產生,而由昆蟲所引起的癭叫做「」,由真菌所引起的癭則叫做「真菌」。

想想看,「蚋」為何不用「影蚋、嬰蚋、櫻蚋」等較好看的字眼來命名?偏偏選用「蚋」這帶「病態發展」意味的字來當名稱,一定有其道理。照字義來看,這種小飛蟲必定與「癭(植物的腫瘤)」脫不了關係,也許是「由癭所產生的蚋,亦即由植物的病態細胞長出的飛蟲」或「能讓植物產生病態細胞的飛蟲」等等都有可能。

哪些昆蟲可誘導出「蟲癭」?

以昆蟲來說,可以產生蟲癭的昆蟲,稱做「造癭昆蟲」;會產生蟲癭的植物,稱做「產癭植物」。此外,其他可產生「癭」的生物還包括:蜱蟲、蟎、真菌或細菌等。已知的造癭昆蟲有:雙翅目(癭蚋、果實蠅)、膜翅目(癭蜂、葉蜂)、同翅目(蚜蟲、介殼蟲、木蝨)、半翅目(網蟲春)、纓翅目(薊馬)、鱗翅目(捲葉蛾、透翅蛾)、鞘翅目(天牛、象鼻蟲)等。

有些昆蟲為避開天敵或惡劣環境襲擊,選擇讓其幼蟲在植物組織內生長,於是刺激植物體使其長出不正常組織,這不正常組織就是「蟲癭」。蟲癭的形成可以由昆蟲刺激植物體(例如: 雌蟲產卵所造成之機械性的刺激所引起),使植物組織產生增大或增生現象;也可以是由昆蟲的成蟲或幼蟲取食植物的某些部位後注入化學物質,使該植物組織產生增大或增生現象。蟲癭產生後,幼蟲就在植物體內一直發育成長到成熟後才離開。

動物長腫瘤被視為是壞事,植物長癭則未必是壞事,有時會與昆蟲形成互相依賴的奇妙共生關係(例如:植物供給養分給幼蟲,昆蟲則協助植物授粉);但有時真的是壞事,它會如動物的惡性腫瘤般,摧殘植物,使產生嚴重農業損失。我們常吃的筊白筍就是蟲癭形成的食物,愛玉籽也是蟲癭形成的果實;但舉如聽到政府單位發布:「石斛癭蚋疫情嚴重」等,就不是好事了! 非常奇妙的世界。

蟲癭可在很多植物的很多部位上發現,例如:根、莖、葉片、葉柄、枝條、芽、花或果實等都有可能找到,但造癭昆蟲通常只選在某一特定組織、單一種植物上造癭,頂多也只會在相近的植物種上造癭;也就是說:每一種昆蟲通常僅在植物的某一特定部位造癭。一般來說,昆蟲會把握植物細胞分裂最快,且能夠形成蟲癭的組織仍在發育的時期,舉如:在春天的嫩芽長出時來造癭;但這也不是絕對,因為有些癭蚋會在較老的組織上誘導出蟲癭。

也許蟲是這樣被帶進室內的

上一段提到:「蟲癭可在很多植物的很多部位上發現」,這是重點;因此,從花市買一盆花卉回家,誰能保證該植物體上沒有存在蟲癭這東西? 若有,這盆花若擺在室內會發生什麼事? 有仔細瀏覽本文的話,應該就能知道「蟲蟲即將在家裡面誕生了」。若蟲癭裡頭是癭蚋的幼蟲(蛆狀),這些幼蟲迸出後可能掉落地面,之後鑽進隱密處繼續完成其生活史(化蛹、羽化)。很多住家都有木作高架地板,通常地板下會較容易聚集水氣,因此可長出很多我們用肉眼看不出的霉菌絲,幼蟲若藏匿在此發育,有這種源源不絕的食物可取食,總有一天室內就會出現小飛蟲,運氣不好時,飛出的數量可達上千、上萬隻! 牠們就是讓大家搞不懂「為什麼室內會有那麼多小飛蟲飛來飛去? 怎麼除都除不完」的癭蚋。當然並一定都是癭蚋,蟲癭裡頭會有諸多意想不到的小蟲接連迸出,牠原本是什麼,之後就會長成什麼!

癭蚋的外表特徵

常見的癭蚋,體長約 12 mm,剛出生不久的經常小到 1 mm 以下,我們單用肉眼是不容易看清楚;較大隻的也僅約 2 mm,同樣也不易看清楚,一般只會覺得有一群小飛蟲飛來飛去,到底是什麼蟲? 除非自己家中或營業場所遭遇這種害蟲大量入侵,否則都不太會對他人提及。

居家常見的癭蚋頭部偏黑色,胸部背板呈深褐色,腹部為褐色,看似葫蘆瓜形的翅膀呈黑色透明,前六支腳細長且向前方左右開啟是一判別特徵。這細長的腳似乎是老天爺特別為牠們量身打造的,這使癭蚋具備吊掛在蜘蛛網上的腳上功夫,因為喜歡群聚,因此有時可見數以百計的癭蚋以細長的腳吊掛在蜘蛛絲上。看到一隻小飛蟲時,拿衛生紙壓扁牠,若衛生紙上呈現類似紅色血液(這是牠的體液),那就是癭蚋,這是其另一重要判別特徵。

需將裝潢打掉重做嗎?

剛裝潢好不久就發生潮濕蟲問題,確實很多屋主會迸出「裝潢打掉重做」的念頭,其實這不是正確的想法;因為,潮濕蟲不是只窩藏在木作結構體內,牠們是連泥作結構體也會入侵,甚至鋁窗、鋁門或鋼架等金屬結構體一樣躲藏,所以光撬掉木裝潢重做,等再次裝潢好,這些蟲一樣大辣辣的住進其中。這絕非上上之策! 建議委託福爾摩斯進行現場防治,不噴藥的前衛工法,除讓您生活步調完全不受影響外,更讓您省下一大筆重新裝潢的費用。

不妥善處理會變怎樣?​

癭蚋喜歡孳生在木地板的下方,尤其類似高架地板下方,由於水氣散發不易,一旦發霉就有可能引來癭蚋到此孳生。以靠外牆的牆面下方來說,外牆若滲水導致發霉,該處的木地板下方就有可能孳生潮濕蟲,有時不只孳生一種,若仔細找看,可能會有數種蟲。

癭蚋通常孳生在隱密處,從孳生源飛出後,一般是不會再飛回原來的孳生處,這將導致牠們到處下蛋,若不趕緊處理,再來問題會越來越嚴重。癭蚋的蛋呈暗粉紅色,當您在地板、櫃面平台、紙箱或任何物品上看到一粒一粒暗粉紅色的橢圓形小點分散著,它就有可能是癭蚋下的蛋,之後就會出現如圖 2 圖 3 的狀態,放大鏡下一隻一隻幼蟲到處爬! 圖 2 為幼蟲,圖 3 為即將成形的幼蟲,肉眼下都只是一粒暗粉紅色的橢圓形小點。當發現靠牆地板旁有不少暗粉紅色的橢圓形小點,就是代誌大條了! 此時,請即拍照傳至福爾摩斯研議對策。

(圖 2)

(圖 3)

為什麼癭蚋除不完?

室內出現好多癭蚋,一直想不透牠們從哪來? 也找不到牠們的孳生源在哪裡? 那就遑論要消滅牠們了。這時施放水煙劑,或找消毒業者來噴藥,經常會徒勞無功,因為孳生源未浮現,這樣做會讓環境中充滿殘留毒害,不是很理想。待找出孳生源,即使想噴藥也可以限縮在最小的範圍內局部施作,不會搞得整個室內都是毒藥。想找孳生源,有需要可委託福爾摩斯以獨特工法代勞。

北市、新北市、基隆市居家、大樓、辦公室、工廠或營業場所剛新裝潢後若有癭蚋問題需要確認引發原因,可預約福爾摩斯 技術總監 許澔榮專程前往勘驗,時間限每周三 9:00~11:00北市、新北市、基隆市客戶僅需支付 Taxi 或 Uber 往返交通費,勘驗時間 45 分鐘內免收勘驗費(客戶若指定其他時間前往勘驗,需支付勘驗費 2,000 元,勘驗時間一樣 45 分鐘)。預約勘驗請按

癭蚋除不掉時,可找福爾摩斯

福爾摩斯擅長使用不噴藥方式除蟲,而萬一怎麼除都除不完,可委託福爾摩斯代勞。依目前諸多成功防治案例來看,傳統噴藥似乎解決不了很多蟲害問題,除非噴得整個房子都是殺蟲劑,藉由殺蟲劑的殘效來毒殺出沒的害蟲,但卻等同在室內埋下長期的毒害源,對人體或寵物的影響絕對不容小覷;福爾摩斯研發之不噴藥的另類工法則無污染疑慮,加上是直搗其巢的原理,在完全不影響人們作息的情況下,通常會得到較為理想的防治成效,目前備受客戶青睞;若由探測器得知隱密處裡頭的孳生源規模龐大,也許可採噴藥方式來處理,此時福爾摩斯會限縮在最小的範圍內局部施作,讓室內聞不到殺蟲劑的刺鼻味。

兩週內幫您解決癭蚋肆虐危機

再來不用一直苦惱癭蚋除不掉了! 只要給福爾摩斯 714 天時間,癭蚋肆虐危機就能解除(並非完全根除喔! 根除需要一段時間)。過去幾年,福爾摩斯總監許澔榮利用癭蚋滲透式防除工法幫諸多住家迅速解決了困惑許久的癭蚋問題,效果總是讓客戶讚嘆不已!  未委託福爾摩斯防治過的客戶,只要能遵循福爾摩斯密集防治」的建議,幾乎都是在 714 天內傳捷報。看到這段話後,不用懷疑!  過去很多人就是因為「懷疑」,所以到現在還在跟癭蚋抗衡中,而且情況似乎都沒有改善;相反的,阿莎力的客戶,都只花了 714 天就終結了癭蚋問題。我們所謂「終結癭蚋問題」是指幫客戶打造出幾乎看不到有癭蚋再到處出沒的環境喔! 福爾摩斯迎接下一位阿莎力的客戶,我們將以 714 天的時間讓阿莎力的客戶換得幾近無癭蚋的環境。全程不實施空間噴藥! 無臭、無味、無污染! 防治前完全不用打包,防治後完全不用進行大清掃!

趕緊預約,別猶豫太多

除蟲必須爭取時間,所以欲委託福爾摩斯除蟲時,若有仔細瀏覽過官網文章,那就不用猶豫太多,趕緊預約就對了。有些人會問:「你們會怎麼處理?」,這時我們只能給個答案就是:「不噴藥,無污染,其他必須依實際狀況出招。」因為除蟲跟「打仗」一樣,上戰場所面臨的狀況一定跟戰情室內沙盤推演的狀況不同,不能只拿沙盤推演所擬出的戰略來對付敵人;而使用什麼藥劑? 也未必一定就是原本可用的藥劑,因為昆蟲「是否有抗藥性?」在第一次防治後才會知道,萬一「有抗藥性」,先前準備使用的藥劑一定要做更換,不是將同一款藥加重劑量,或隨便找另一款藥劑來替用即可,那是會變成「無藥可救」的窘境!

請記住一個重要觀念:藥劑必須能靈活運用,不是用多就有效;能靈活使用的話,少少劑量其實就可以立大功的。若一般認為 100% 的劑量強度才能消滅害蟲,福爾摩斯大概用 1% 不到的劑量強度就能傳捷報,差異就在「方法」,畢竟我們所看到蟲害除不掉的原因都是「方法不對」所引起,在福爾摩斯接手後,「改個方法」問題很快就解決了。

防治療程

委託福爾摩斯除癭蚋,整個療程如下: 1. 線上預約,敲定時間即可,防治前客戶不用打包物品  2. 防治專員直接前往進行無污染防治,防治時客戶不用走避  3. 第一次防治完,靜待幾天,客戶自行觀察癭蚋出沒量的消長,用 Line 與福爾摩斯研議接下來的對策(狀況嚴重的話,有時會建議您繼續委託防治)  4. 客戶自行到福爾摩斯藥局購藥維護,收到藥後,福爾摩斯會用 Line 線上指導維護細節  5. 一段時間的耐心維護後,癭蚋數量應可被消滅到剩下不多  6. 之前成蟲產下的卵會繼續孵化,因此又會看到新一波更小的癭蚋或粉紅色幼蟲出沒  7. 繼續耐心維護,直到幼蟲被消滅殆盡後,根除就指日可待。

三種到府服務模式可預約

委託福爾摩斯防治害蟲有三種實施方式,其計價依據標準各不相同,預約前請先瞭解: 1. 各縣市不定期巡迴到府防治  2. 非緊急專程到府防治  3. 緊急到府防治

計價例

計價重點:

癭蚋問題剛發生時,第一次防治以長 30 cm(寬則 30 cm 以內)為一區計價,但各區並不一定是連貫計算,所以概算即可;因此,假設需防治的區域長 45 cm 以內,可視為一區,收費台幣 4,000 元;假設需防治的區域長 46105 cm,可視為兩區,收費台幣 8,000 元;假設需防治的區域長 106165 cm,可視為三區,收費台幣 12,000 元;假設需防治的區域長 166225 cm,可視為四區,收費台幣 16,000 元;假設需防治的區域長 226285 cm,可視為五區,收費台幣 20,000 元;假設需防治的區域長 286345 cm,可視為六區,收費台幣 24,000 元

若癭蚋問題已發生數月,成蟲已大量產卵,此時第一次防治仍以長 30 cm(寬則 30 cm 以內)為一區計價,但各區須連貫計算;因此,假設需防治的區域長 30 cm 以內,則視為一區,收費台幣 4,000 元;假設需防治的區域長 3160 cm,則視為兩區,收費台幣 8,000 元;假設需防治的區域長 6190 cm,則視為三區,收費台幣 12,000 元;假設需防治的區域長 91120 cm,則視為四區,收費台幣 16,000 元;假設需防治的區域長 121150 cm,則視為五區,收費台幣 20,000 元;假設需防治的區域長 151180 cm,則視為六區,收費台幣 24,000 元。狀況嚴重時,防治區域務必緊密連結,較能快速收效。預約非緊急專程防治請按 )( 預約巡迴防治請按

僅防治一區時:

室內一區(約 30 cm 為一區)有輕微的(持續看到十幾隻出沒)癭蚋問題需要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癭蚋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以上僅防治一次,總計台幣 4,000 元。
 
室內一區(約 30 cm 為一區)有嚴重的(上百隻到處飛舞)癭蚋問題需要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還是有看到少量癭蚋在第一次防治過的地方出沒,因此需針對該處進行第二次更深層的防治,第二次收費仍為台幣 4,000 元/次;第二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癭蚋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以上共防治兩次總計台幣 8,000 元。
 
經過兩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該處還是有極少數癭蚋出沒,因此需針對仍有蟲出沒處進行「後續圍剿」,第三次以後的收費為每區台幣 2,000 元/次總費用為各區加總即是

防治兩區時:

室內兩區(約 30 cm 為一區)有輕微的(持續看到十幾隻出沒)癭蚋問題需要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X 2 = 8,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癭蚋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以上僅防治一次,總計台幣 8,000 元。
 
室內兩區(約 30 cm 為一區)有嚴重的(上百隻到處飛舞)癭蚋問題需要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X 2 = 8,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兩區都還是有看到少量癭蚋在第一次防治過的地方出沒,因此需針對這些地方進行第二次更深層的防治,第二次收費仍為台幣 4,000 X 2 = 8,000 元/次;第二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癭蚋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以上共防治兩次,總計台幣 = 16,000 元。
 
經過兩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還是有部分地方有極少數癭蚋出沒,因此需針對仍有蟲出沒處進行「後續圍剿」,第三次以後的收費為每區台幣 2,000 元/次,總費用為各區加總即是。(例如:一區 2,000 元;兩區 4,000 元)

防治三區時:

室內三區(約 30 cm 為一區)有輕微的(持續看到十幾隻出沒)癭蚋問題需要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X 3 = 12,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癭蚋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以上僅防治一次,總計台幣 12,000 元。
 
室內三區(約 30 cm 為一區)有嚴重的(上百隻到處飛舞)癭蚋問題需要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X 3 = 12,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有其中一區還是有看到少量癭蚋在第一次防治過的地方出沒,因此需針對這些地方進行第二次更深層的防治,第二次收費仍為台幣 4,000 X 1 = 4,000 元/次;第二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癭蚋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以上共防治兩次,總計台幣 = 16,000 元。
 
經過兩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還是有部分地方有極少數癭蚋出沒,因此需針對仍有蟲出沒處進行「後續圍剿」,第三次以後的收費為每區台幣 2,000 元/次,總費用為各區加總即是。(例如:一區 2,000 元;兩區 4,000 元;三區 6,000 元)

防治四區時:

室內四區(約 30 cm 為一區)有輕微的(持續看到十幾隻出沒)癭蚋問題需要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X 4 = 16,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癭蚋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以上僅防治一次,總計台幣 16,000 元。
 
室內四區(約 30 cm 為一區)有嚴重的(上百隻到處飛舞)癭蚋問題需要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X 4 = 16,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有其中兩區還是有看到少量癭蚋在第一次防治過的地方出沒,因此需針對這些地方進行第二次更深層的防治,第二次收費仍為台幣 4,000 X 2 = 8,000 元/次;第二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癭蚋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以上共防治兩次,總計台幣 = 24,000 元。
 
經過兩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還是有部分地方有極少數癭蚋出沒,因此需針對仍有蟲出沒處進行「「後續圍剿」」,第三次以後的收費為每區台幣 2,000 元/次,總費用為各區加總即是。(例如:一區 2,000 元;兩區 4,000 元;三區 6,000 元;四區 8,000 元)

防治五區時:

室內五區(約 30 cm 為一區)有輕微的(持續看到十幾隻出沒)癭蚋問題需要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X 5 = 20,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癭蚋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以上僅防治一次,總計台幣 20,000 元。
 
室內五區(約 30 cm 為一區)有嚴重的(上百隻到處飛舞)癭蚋問題需要防治,第一次收費為台幣 4,000 X 5 = 20,000 元/次;第一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有其中三區還是有看到少量癭蚋在第一次防治過的地方出沒,因此需針對這些地方進行第二次更深層的防治,第二次收費仍為台幣 4,000 X 3 = 12,000 元/次;第二次防治後,幾乎沒再看到癭蚋出沒,因此無須進行後續防治;以上共防治兩次,總計台幣 = 32,000 元。
 
經過兩次防治後,雖大幅改善,但還是有部分地方有極少數癭蚋出沒,因此需針對仍有蟲出沒處進行「後續圍剿」,第三次以後的收費為每區台幣 2,000 元/次,總費用為各區加總即是。(例如:一區 2,000 元;兩區 4,000 元;三區 6,000 元;四區 8,000 元;五區 10,000 元)

之後可買藥自行維護

委託現場防治後,若狀況適合自行維護,我們會推薦您到以下購物平台內的「福爾摩斯病蟲害防治專業藥局」購買適合的處方箋來進行後續維護,搭配諾曼第專業診療團隊一對一線上指導,讓疫情更快落幕;若狀況不適合自行處理,我們將不推薦您購買藥劑。(欲接受線上指導者,請務必配合診療人員指示傳來必要訊息,例如:現場環境照片、蟲種、目前蟲量照片、蟲出入洞口處等,不能按指示操作者請勿購買,因為會無法順利進行線上指導)

購藥自行防治須知

有些蟲害問題可由客戶購藥自行進行第一波防治(亦即基礎防治),若因此解決或大幅改善,諾曼第專業診療團隊會推薦客戶購買第二波及後續防治專用藥劑(亦即後續維護),以利完全療癒。

有些蟲害問題(例如:蛾蚋、蚊子、潮濕蟲、癭蚋、白蟻、蛀蟲等)不是客戶自行購藥處理即可,有時反而會讓疫情更加嚴重,所以需先委託福爾摩斯進行專業整治,待解決或大幅改善後,客戶再自行進行後續維護。這種狀況下,本藥局不會出售藥劑給未委託福爾摩斯防治者,敬請見諒。

除蟲新觀念

有些人用 Line 詢問時會直白的問:「有保固嗎?」或「處理完,沒有根除怎麼辦?」委婉一點的則會問:「如果處理完畢還是有蟲,貴公司會怎麼處理?」以上答案都只有兩個,一個是「除蟲跟醫生治病一樣,不宜談保固」,另一個則是環保署規定的「不可跟客戶宣稱或保證可以根除」。能理解的,就會立即預約成為福爾摩斯的客戶;不能理解的,就會多詢問幾間,直到「有保固 & 能根除」的答案出現才罷休。除蟲不是購買電器,期限內故障可以免費送廠維修,或廠商乾脆換一台新的給顧客;除蟲對的是「頑強的昆蟲」,不是想消滅就能立即消滅,如果那麼好消滅,哪需要找消毒業者,不就客戶自己輕鬆處理就可以搞定了嗎? 害蟲躲在隱密處,除非破壞牆面或裝潢,不然怎麼可能防治一次就能完全滅絕? 加上環境是客戶的,消毒業者並不是 24 小時盯著孳生源圍剿,所以不可能幫客戶做到一次就完全根除的地步;除非,像有些客戶,真的誠意請福爾摩斯協助處理,全部處理完再報價即可,該多少費用都會照付,那就有可能在很短時間內達到幾近根除的地步(兩三天就過去防治一次)。 有時,必須考量現實面,客戶不是人人都能花大錢或捨得花大錢來除蟲,所以,福爾摩斯盡量讓客戶能在可負擔或可接受的範圍下趕緊預約防治,畢竟有蟲害問題不趕緊解決,一直拖延下去絕對會越變越難處理。因此,至少幫客戶找出孳生源,甚至一次做到大幅改善,讓客戶後續可選擇「繼續委託防治」或「自行購藥維護」來達到幾近根除的目標,兩者費用差很大,但達到幾近根除的時間當然也會差很大。例如:客戶自行購藥維護時,實際施藥次數為 10 次,購藥費用假設僅 1 千元;換成委託福爾摩斯前往防治 10 次,每次 4 千元,總計 4 萬元;兩者費用差距 40 倍時,一般客戶當然選擇「自行購藥維護」,但這必須先有心理準備,就是「自行維護的過程絕對會花您很多時間」,這 100% 無庸置疑。
 
現害蟲害蟲不見得經由一次防治就能被根除,有些因孳生源規模龐大,或孳生在非常隱密的地方,一次防治雖可大幅消滅,但以昆蟲的繁殖速度與數量,可能不用多久又再度復發,所以防治完畢後,必要的維護是一定要持續做到害蟲被完全消滅才能罷休。至於怎麼知道害蟲有沒有被完全消滅? 這需要時間的觀察與專業的技術,因此「定期維護」是必要手段;當然,所謂「定期維護」並不一定就是一般認知「定期噴藥」,它可以是現場檢驗,在發現還有害蟲存在時,再行適當處置即可;這時的問題不會太嚴重,所以完全用不著噴藥即可排除! 福爾摩斯專業團隊可定期幫客戶進行最優的維護,我們是有十足能力幫客戶打造無蟲害之優質環境的機構。除蟲如作戰,對付每種害蟲,以及針對現場每種狀況,我們都有不同的戰略思維,「如何靈活出招」是致勝關鍵,請瀏覽總監許澔榮の戰略除蟲
 
現在大家環保意識抬頭,大部分的人是謝絕噴藥的。有時,消毒業者會告知:「除蟲菊精對哺乳動物無害,會自然排出體外」,所以噴藥用「除蟲菊」是可以放心的;這無知的話聽聽就好,可別當真。因為有這樣的認知,所以導致目前有些餐廳執行噴藥消毒時,杯子、碗盤與餐具等是沒有覆蓋或收好的,直接暴露在噴藥空間中,第二天直接使用;至於有沒有污染到? 不一定能看出來,也不一定聞的出來! 但,終究「危險」就是了。這確實會讓人懷疑是不是真的安全無虞? 常見執行登革熱噴藥作業或鄰里大消毒的人員沒有穿著安全防護裝備就上陣,也就是因為他們認為「死不了」,所以才這樣馬虎;其實,除蟲菊雖在人體內能被有效分解,並被排出體外,但毒藥就是毒藥,吸收多了絕對有害健康,甚至囤積在體內,這只有等到有一天躺在病床上才會覺醒。一般人能不接觸殺蟲劑就最好不要接觸;即使工作上需要接觸,切記避免吸入過量。有時想想,人們吃進肚子或吸入肺部的物質不是常常都是「經過好久之後才被發現對身體有害」,當初的把關單位與專家學者不都是認定「安全無虞」嗎? 科學家以讓動物攝入賽滅寧(第四代之合成除蟲菊精的一種)做實驗,該實驗體後代的骨骼和器官發生畸形的機率會有稍微上升的趨勢;若是懷孕的母鼠攝食到含有賽滅寧的食物,其後代可能出現凸眼、暴牙的情況;同樣,公鼠若攝食到含有賽滅寧的食物,精子的畸形率也會明顯攀升。所以,噴藥除蟲在有孕婦、呼吸道易過敏者或體質衰弱者存在的環境中是萬萬使不得的! 特別提出「孕婦要注意」就是擔心影響胎兒健康與正常發育,那是會導致一輩子的痛苦,千萬要留意!

除蟲不見得要噴藥,這是重要觀念;為何一般都用噴藥? 因為只熟悉這一招,所以遇到害蟲時,腦海裡想到的「武器」就是「噴藥」,不然怎麼辦? 目前福爾摩斯專業團隊已對「大蟑螂、小蟑螂、螞蟻、地下家蚊、蛾蚋、蚤蠅、果蠅、大蒼蠅、白蟻、蛀蟲、各種潮濕蟲、煙甲蟲、杏仁蛾、衣魚、衣蛾、臭蟲、跳蚤、恙蟲」等蟲害問題研發出不噴藥的安全處理技術,且成功防治率極高,絕非噴藥所能比擬。諸多客戶是在「噴藥、噴藥、還是噴藥」後,終究得不到理想效果時,轉而委託福爾摩斯協助處理,結果反而是在不噴藥的安全處理模式下解除了害蟲危機;有些客戶用 Line 詢問後,不敢採信不噴藥能達到什麼效果? 結果是在浪費一兩年的時間後(也就是多噴了一兩年無意義的藥後),才轉而委託福爾摩斯協助處理,結果 14 天不到就化解危機。要注意的是,連續噴一兩年藥的過程中,通常害蟲的抗藥性會變得越來越強,因此噴藥時的劑量會越加越重,到最後一定是亂加一通,反正一切以「看到效果」為目的;結果,非但沒達到目的,更演變成一場「永遠打不贏的戰爭」。
向上滑動